首页 > 国内 > 内容

临泉法院:公安举证确凿 冤案重审迟不判决
发布时间:2018-9-21 16:34:02   作者:不详

众所周知,“公、检、法”是中国政法机关的主要组成部分,也是国家为公民主持公道的三大重要部门。在我国,三大部门分工负责,互相配合,相互制约,才保证了准确有效的执行法律。然而在公安部门长期侦查,确凿证据后确定不予立案的冤案;在经过上级法院明确事实不清,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判决下,临泉县人民法院仍置若罔闻,这其中的缘由就让人不解且深思了……

一、案件回顾

02.png

2009年10月,刘怀宏与阜台公司签订了涉案商品房买卖合同,而后阜台公司法人高杰在收到刘怀宏300多万元购房款后,为其开具了房款收据,随后双方办理了产权过户登记手续,刘怀宏取得编号为房地权临房字2010815号房地产证书。

2012年2月,在历经2年,双方均对房屋产权无任何异议后(合同法五十五条规定: 具有撤销权的当事人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没有行使撤销权的,撤销权消灭。)阜台公司法人高杰伪称刘怀宏购房时,任职阜台公司项目经理,低价与自己签订涉案合同,违反了《公司法》所规定的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勤勉义务,并将其控告至临泉法院,要求确认涉案商品房买卖合同无效。同时以此理由,向阜阳市公安局控告刘怀宏职务侵占罪,后经过两年多的侦查,于2014年认定刘怀宏没有犯罪事实,撤销案件,不予立案。

2015年4月,高杰再次以刘怀宏侵占涉案房屋为由,向阜阳市公安局提出控告,称刘怀宏在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私自加盖了涉案房屋的售楼章,并要求追究刘怀宏职务侵占罪的刑事责任。同年6月,公安机关出示调查结果:不予立案通知书。该通知书认为,高杰控告刘怀宏涉嫌职务侵占,没有犯罪事实,不符合立案条件。

2015年底,临泉法院采纳了负责本案的杨某的意见,而并未采纳公安机关的刑事侦查结论,仍根据阜台公司法人高杰的一面之词,判决刘怀宏职务侵占老年公寓(阳光假日酒店)合同无效。【即“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占有)目的”为由】。2016年,刘怀宏上诉至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多方取证后,2017年8月中院得出最终认定:“案件基本事实不清,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二、自相矛盾

本案经过阜阳市公安机关的全力侦查,发现涉案商品房买卖合同不但加盖了售楼专用章,还加盖了阜台公司法定代表人高杰的私章。同时,高杰本人自认收取刘怀宏购房款300余万元,涉案合同生效后,双方均积极履行了涉案商品房买卖合同,这也充分说明了合同中刘怀宏与阜台公司的真实意思。

04.jpg

阜台公司法人高杰控告刘怀宏与自己签订合同的时候,是在职期间低价购买的房屋,违反了《公司法》规定;同时控告签订合同的时候,是刘怀宏利用其掌管的售楼章与自己签订的合同,言外之意,其并不知晓刘怀宏加盖售楼章一事,然而却又承认自己低价将涉案房屋出售给了刘怀宏,两种说辞自相矛盾。

三、迟不判决

2017年8月,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阜阳市公安局刑事侦查证据及结论,将本案原判结果撤销,并发回临泉法院重审,根据法律规定,发回重审案件应在六个月之内审结。然而临泉县法院分管此案的杨某,在接到发回重审裁定书后,仍然无故一拖再拖,不予判决。

在公安机关多次侦查并得出的刑事侦查结论下,在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的认定下,在多方关注及严重超出发回重审期限下,临泉县人民法院依然顶着“重重压力”,拒不做出判决。面对着国家法律规定,面对社会舆论等多方制约,临泉县人民法院的相关人员维护的是谁的利益,才会对铁证如此的置若罔闻……

03.png

“天下之事,不难于立法,而难于法之必行。”依法治国是我国法律确定的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而能不能做到依法治国,关键在于各级政府能不能依法行政。人民需要公平,社会需要公正,司法需要公开,人民权益要靠法律保障,法律权威要靠人民维护。

相信在习总书记提出的:“推进公正司法,要以优化司法职权配置为重点,健全司法权力分工负责、相互配合、相互制约的制度安排。各级党组织和领导干部都要旗帜鲜明支持司法机关依法独立行使职权,绝不容许利用职权干预司法。司法人员要刚正不阿,勇于担当,敢于依法排除来自司法机关内部和外部的干扰,坚守公正司法的底线。要坚持以公开促公正、树公信,构建开放、动态、透明、便民的阳光司法机制,杜绝暗箱操作,坚决遏制司法腐败。”的重要指导下,我国的阳光司法之光会更加灿烂。

作者:王震

(声明:本文均为案件当事人本人意思表达,证据全部真实存在,如因本文内容而涉及的法律问题均与笔者及平台无关)

上一篇:贷款短信不要轻易相信,“合肥悦心来”新型网络诈骗
下一篇:江苏盐城盐都区监管“失守” 居委会“强拆”谁担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