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 > 内容

河南洛阳洛宁一村支书和众村民无端被打成“黑社会”
发布时间:2017-12-12 19:46:22   作者:不详

编者按:老实憨厚的村支书和一众村民被莫名打成【黑社会】,家属持续上访无果。由河南省洛阳市政法委副书记尤清立、洛宁县原政法委书记兼洛宁县公安局局长张廷璞二人联手制造、轰动一时的惊天冤、假、错案===洛宁县“韦耀武黑社会” 【莫须有】案件,目前,已经引起海内外媒体的普遍关注,相信尤清立、张廷璞此二君在河南的后台老板不会比原河南省政法委书记吴天君和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的后台硬吧!今天,我们在这里根据投诉人何慧玲及所有受害人的要求,将该案件的事实真相揭露、曝光出来,希望上级部门能够监督调查,以查明事实真相,还当地受害老百姓公平与公正。七十多人的案件,七十个家庭数百人因此而沉陷其中。依法治国在这里不是口号,而是重在落实。同时,更希望这些部门能够本着尊重事实的原则,尽快、尽早的介入此案调查处理工作,并重新启动该案件纠错、问责、追责程序,以“严党纪、扬法威、服民心”为最终目的。还原案件事实真相,为案件的真正受害者讨回一个必要的法律公道。

何慧玲女士

“他们做过罪恶的人,现在就害怕事实真相被揭露,害怕被追究责任,所以地方当局就一直在掩盖,等到最终这个案件到最高法院依然得不到公平、公正的判决发话,我将要到天安门广场去自焚,我倒要看看中国究竟有没有公道,有没有法律!如果我们死了还唤不醒司法人员的良心、良知,那么,还有我们的后代,我们会因此一代一代的将此冤情传承下去的,直至最终用我们的生命唤起中国司法人员的良心与良知......”河南省洛阳市陈吴乡韦寨村村民何慧玲女士最近在接受海外中文媒体电话采访时愤怒的向记者倾诉。称其外甥韦耀武、韦四武在2012年由洛宁县原政法委书记(现任洛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廷璞与洛阳市政法委副书记尤清立两人联手编造的、曾经轰动一时的河南省洛阳市洛宁县“韦耀武黑社会”特大冤假错案中,韦耀武及其另外39位村民惨遭当地公安机关陷害而无端入狱并分别被判刑期不等的徒刑。在之后长达六年的时间控告、上诉、申诉均无结果的情况下,走投无路的村民们把最终的希望寄托在媒体上并祈求媒体能够帮助他们揭露真相、曝光编造惊天假案的罪魁祸首---洛阳市两级政法委书记尤清立、张廷璞上欺骗党中央、下欺骗老百姓,打击陷害无辜农民的丑恶嘴脸,同时,呼吁并敦促地方相关部门能够重视村民们的呼声,将制造该冤、假、错案的真正元凶及隐藏在该案件背后公、检、法三家如何联手编造此案件不可告人的黑内幕揭开,以替他们含冤入狱的韦耀武及其他被枉判的39位农民和所谓的31个在逃人员讨回一个公道。

据何慧玲女士介绍:2009年3月20日,韦耀武的同乡程伟鸽请韦耀武参加他的防盗门市开业大典,为其撑场面。由于韦耀武对程伟鸽有意见,就借故推辞。因此,程伟鸽对韦耀武就怀恨在心,随即带领四五十人兴师问罪,路遇韦耀武四弟韦四武将其汽车玻璃砸烂,遇到韦耀武的弟弟韦妙武,并当场将韦妙武打成失血性休克致重伤。韦家报案后,洛宁县公安局迟迟不予立案,报案三四个月无人过问,于是,韦耀武的父亲韦汉卿走投无路向中纪委、公安部控告举报,引起公安部督办,由此而得罪洛宁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张廷璞。2011年,洛宁县公安局局长张廷璞与洛阳市政法委副书记尤清立借机联手,报复陷害韦耀武,编造了骇人听闻“黑社会”奇案。为了达到目的,让韦耀武的“黑社会”组织坐实、坐牢。在没有经过法定程序的情况下,于2012年2月27日公然践踏法律,绑架司法,拉大旗当虎皮的向社会发布所谓的“拂晓行动、亮剑洛宁”,操纵媒体,散布“村支书拔人十个指甲盖个”恐怖谎言,借此拉开龙年除恶战幕。据洛宁县公安局出具的“洛宁县韦耀武涉黑团伙案件侦办情况通报”显示:2月22日凌晨,洛宁县公安局400余名民警兵分多路,雷霆出击,开展了声势浩大代号为“拂晓行动”的集中抓捕行动,对排查出来的29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进行捂窝抓捕,其中20名犯罪嫌疑人已落入法网,目前,有19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

“该案件荒谬滑稽的是,事前没有经过正式立案、也没有进行任何侦查,就不分青红皂白对当事人实施抓捕,将无辜的村民投入监狱。并且采用文化大革命的方式将案件先定性为“黑社会组织犯罪”;对陈吴乡韦寨村党支部书记韦耀武先以【莫须有】的罪名扣上黑社会老大的帽子。”韦耀武的律师告诉记者说。

在对外宣布侦破“韦耀武黑社会案”的同时,洛宁公安还利用当地“电视 、报纸、电台24小时不停的跟进滚动宣传,大街小巷到处张贴的都是广告大字报,将事先做好的假的案件材料提前上报给河南省政法委。期间,他们还动员广大老百姓大胆揭露、提供韦耀武等人的违法犯罪线索。对稍微跟韦耀武有来往的人公安随时都可以被抓过去审讯。

为了拼凑黑社会成员,洛宁县公、检、法三家一条龙作业,先后有39位无辜农民因涉黑被起诉到法院,另有31人成为了所谓的“在逃人员”。期间,办案人员使用了各种非正常的手段迫害洛宁县人民,对涉案人员他们采取威胁恐吓、刑讯逼供、骗供诱供、篡改口供、编造假口供、编造假的受害人、假的物价鉴定等手段,罗列罪名,栽赃陷害无辜村民。更胆大妄为的是,同一个民警在同一个时间段里竟然可以完成三个不同地点的案件审问笔录。由于造假严重,此案导致民怨沸腾。

案件在一审的时候,当地几千名老百姓联名实名向法庭写了请愿信,以此抗义尤清立、张廷璞绑架法律的徇私枉法。但是无济于事。一审韦耀武依然是被判14年,上诉后,二审改判13年。

那么,既然此案漏洞百出,公检法为何执意定罪呢?韦耀武的亲属以死抗争,为何有关部门没有重新调查呢!在案件的背后,究竟有哪些不可以告人的黑内幕呢?

为核实清楚案件的具体情况,记者通过越洋电话采访洛宁县政法委和公安局,但对方均拒绝接受任何采访。

随即,记者又打通洛阳市政法委副书记尤清立的电话,当得知记者是因为韦耀武案件采访他时,他立马挂断电话,再次拨打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就是这个尤清立,他为了操纵河南省政法先进网络评选活动,公然违反党的组织纪律和政治纪律,居然私下里恬不知耻的花钱雇请湖南吉祥文化传媒公司帮助其制作假的宣传材料对外进行宣传包装,并用假的名字与对方签订了推广宣传协议,答应事情成功以后一次性付给吉祥传媒公司宣传费用10万元,事后,当对方打电话去洛阳市政法委索要宣传费用时,得到的答复居然是查无此人,几经周折,才联系到尤清立本人,他先是让对方联系综治办的胡姓科长,后来他干脆耍孬耍赖称不承认有这个事情,甚至连电话也不接了。弄得对方是是哭笑不得。继续打电话,电话直接被尤清立给拉黑了!害得吉祥公司当事人想去法院起诉他都不好起诉。

湖南吉祥传媒帮助尤清立做宣传和向其索要费用他不肯出具费用的证据

几经周折,记者最终联系上了洛阳市公安局现任局长李保兴,他表示对此案件不太了解。下面是记者与洛阳市公安局现任局长李保兴的部分对话录音。

记者:哎!就是这样,我想那个韦耀武啊他家属在上访,我想了解一下这个案子---

李保兴:什么呀!---

记者:韦耀武,就是那个黑社会案子韦耀武,知道吧!

李保兴:哪个案子呀!

记者:就是那个陈吴乡韦寨村的韦耀武呀!这个案子,知道吧!

李保兴:我不知道,我没有印象。

记者:就是陈吴乡韦寨村的韦耀武的那个案子,你不知道呀!

李保兴:我记不清了,很多案子,韦耀武的案子,我是真的记不清了。

记者:就说一个黑社会案件。

李保兴:因为案子,你看涉及到那个单位,你给他们打电话好吧!

记者:不,就是你们办的案子呀!韦耀武、韦四武,有三十多个农民嘛都被抓了!

李保兴:哎哟!我我我,你说的名字我都记不住哟!

记者:哎!就是黑社会,说涉嫌黑社会。

李保兴:什么时间的案件!哪个地方的案件!你又说不清楚,你光知道名字,我又记不住,好吧!

记者:陈吴乡韦寨村----

李保兴:你看看跟我们法制上的或者跟那个地方联系了解一下,你说这些我都记不住这么多案子,好吧。

记者:不是,陈吴乡的你不知道奥-----

李保兴:我记不住,记不住。奥!你要是了解案情呢,给公安厅、公安局法制上或者办案单位了解,这么多案子,我真记不清那么多案子。好吧!

记者:他们说是张廷璞办的案子,张廷璞,张廷璞和尤清立两个人办的案子。 李保兴:那你可以给刑侦上了解一下,好吧!

记者:哦!你完全记不得了吧!

李保兴:我记不得了,回来我问一下他们,叫什么名字呀!

记者:叫韦耀武。

李保兴:回头我问问。

记者:谢谢!

韦耀武的辩护律师===河南润合律师事务所律师颜福民律师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对当局如此轻率不负责任的宣判表示愤慨与不理解,他认为韦耀武“黑社会”案件是一个典型的践踏共和国法律,无法无天的制假造假、徇私枉法案件,其办案过程令人发指,后果相当严重。

“作为一个律师,出于执业本能和做人的道德底线,这个案件让我非常生气。这个案件从刚开始,完全就是一个屁股决定脑袋的案件。政法委书记可能看上某一个人不顺眼,个人处于什么动机,咱说不清楚。但他马上把人定成黑社会,在没有立案的情况下,什么手续都没有,便满大街贴布告,无中生有的称以谁谁谁为首的黑社会组织。十恶不赦、罪大恶极等等。马上就有公安局组织抓人,程序和证据有很大问题。可以说是严重违法。"

颜福民律师说:“1997年实施的《刑事诉讼法》就已经明确规定,不经人民法院定罪,不能说有罪。但是,当局动用媒体大肆报道,造成既成事实,一审法院开庭公然剥夺39名被告人的诉讼权力 ,本案件仅出庭接受审判的被告人就多达39名,其中还没有包括31名被洛宁县司法机关认定为“在逃”的人员。案件涉及“黑社会、伤害、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等”罪名。如此复杂繁琐的案件,洛宁县人民法院的合议庭居然在两天之内就草率了结(庭审过程中,公诉人仅仅宣读证人名单,说明要证明方向,就一言代过。两天平均到39名被告人,每个人仅仅数分钟)。这样的审理案件,岂不是草菅人命。所以,洛宁县法院开创了人民法院审理复杂刑事案件的“先河”。 【本案件仅仅案卷材料就数千份,若让认真当庭宣读,恐怕专业播音员两天也难以完成】。”。

“当地有些媒体记者可能不了解案件情况,大肆宣扬 ‘重拳出击,雷霆行动’,一举捣毁抓获多少犯罪分子,盘踞在当地为虎作伥、为非作歹二十多年的黑社会组织。其实是莫须有的罪名。抓到之后,连立案手续都没有,便开始想当然的罗列编织证据材料”。

执业二十多年的颜福民紧接着告诉记者说,当他会见当事人后又到村内调查,发现韦耀武在村内口碑极佳,绝非当局口中的黑社会首脑。他的这一说法也得到了韦寨村所有村民的认可。

村民:“这个案子办得有点糊涂,全村人都被冤枉了。他在村内当支书时候,做了不少好事,他为村民办了不少事。为村里修路,他经常做好事。当时的领导为了政绩,诬陷他。上次开庭的时候,我愿意给他作证,结果不让我出庭,现在我们说什么都没有用,韦耀武明显就是被陷害入狱的。”。在走访过程中不少村民也陆续向记者表达了他们对此案件的看法。

“这肯定是冤案、假案,我一直呆在家里的,哪儿也没有去,便被莫名其妙的列入在逃犯行列的,搞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逃犯韦俊卿至今都不相信自己是在逃犯。搞得他很是无奈。

“挣扎在贫困县的农民被无辜打压成黑社会,哪还有天理,法律对我们来说就一点作用、一点保障都没有,我们实在是走投无路了,也许……我们可能成为下一个贾敬龙。贾敬龙只杀了一个人,那我们到时候杀的可能就不只是一个人了。……死!我们也要死到北京了,不是我们想杀人,是被逼的呀!我们不想成为下一个贾敬龙!在这个案件的办理过程中,公、检、法人员涉嫌刑讯逼供,篡改口供,编造假口供。我们控告河南省三级法院,包庇纵容洛阳市两级政法委书记,充当尤清立、张廷璞的看门狗。河南省长期以来滥权当道,司法腐败,已经把我们家逼上绝路。等有一天,我们家也出现贾敬龙、于欢这样的事件,希望大家把事实真相公之于众,知道我们是为什么走到这条不归路上的”。何慧玲也动情的向前去采访的记者倾诉说。

面对媒体的报道,洛宁县公安局以平安洛宁的名义做出如下反应:

因为农村经济条件各方面都很差,现在何慧玲她们上访的费用都是村里边老百姓支持的,连吃的粮食,也都是村里老百姓给的。五年多的艰难上访路,让何慧玲感到许多的无助与无奈。

无助的韦耀武父母

韦耀武年近八旬的老父亲韦汉卿在寄希望于政府、法律无果的情况下,绝望之中的老人多次直接写信给陷害他儿子的洛阳市政法委书记尤清立和洛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廷璞两位官员,并拖着年迈的身体,独自一人在政法委门口守候二十余天,愿豁出老命以一己之生躯并用血腥的方式在洛阳市任何一个公开的场合与此二君会面决斗,他的此举就是要让全国公民看到洛阳人民的悲壮和当地无良地方官员是何等的最该万死。

村民们在法院门口举牌抗议要求严惩制造冤假错案的元凶

由河南省洛宁县公、检、法及当地政法委个别领导人参与联手制造出来的所谓的“韦耀武黑社会”案件,它只能够说是中国最底层普通民众悲惨生活遭遇和基层社会乱象的一个最真实的缩影。它所凸显出来的问题更是体现了当今中国社会的司法是如何的腐败与黑暗。地方贪官腐败横行,置党纪国法、良心道德于不顾已趋于公开化。他们上下勾结,官官相护,为所欲为,沆瀣一气,处处在老百姓面前作威作福。并可以肆无忌惮的玩弄法律、欺压百姓,打击报复陷害举报人,且强奸民意,作威作福。这也是他们惯用的伎俩。各级司法部门,更是置社会的公平正义于不顾,公然制造各种冤假错案,使多少家庭妻离子散,而因此家破人亡。他们执法犯法,胡来乱来,随意抓人,枉法裁判,剥夺人权,拦截上访。竟违背依法治国构建和谐社会大政方针。更想借此给受害人播种仇恨社会的种子,

一个社会如果想稳定,不是下几份文件,喊几句口号就能实现的,社会的公平与正义起着至关重要的决定作用。公平正义哪儿去了?诉讼官司打不赢,依法治国的精神哪儿去了?司法公正又哪儿去了?法之不公,民之不宁。民不安宁,国不太平。贪污腐败,国之大患,腐败不除,法度难行。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宜疏而不宜堵。法者国之利器,慎用而不可滥行。试问,韦耀武一案的相关司法公职人员及洛阳市委、洛宁县委的领导人,你们是怎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是怎么做人民公仆的。平时唱高调,喊口号,行动起来不对套。说轻点叫不负责任,说重了叫渎职、叫司法腐败。面对韦耀武案多名无辜受害村民多年来的呼声,你们不感觉有愧吗?

一位资深媒体记者在结束洛宁采访之后,曾经感慨的说:“目前,有一种无形的社会力量在抵御着对韦耀武案件的申诉、复查与平反工作的进行,因为这个案件它所涉及到的事情太多了、太复杂了,后面所涉及到的社会背景也太黑了,可以用【触目惊心】这四个字来形容。而更让人深感沉重的是,如今全国各地还有多少类似于韦耀武的冤假错案被严严地捂著盖着?还有多少类似的冤假错案正在各地频频发生?这个是关键。”

洛宁县公、检、法三家联手制造的“韦耀武黑社会”冤假案子现在已经引起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我们相信他们的事情迟早会通过媒体渠道反映到中央高层那里。作为地方官员,记者奉劝你们还是以解决问题为妙,不要自认为天高皇帝远,就可以目无王法的为所欲为了,国内反腐的大趋势、大气候摆在这里,请不要在处理韦耀武事情上心存任何侥幸心理或者说耍任何小聪明而因此自毁前程。河南省落马的前政法委书记吴天君和洛阳市前市委书记陈雪枫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典型案例。地方存在的问题,自己查总比别人查强,下面查总比上面查强。孰重孰轻!其严重程度相信你们会比谁都清楚的。

陈武乡信访【十九大】期间不稳定人员信息登记表

在十九大召开之前,为了防止韦耀武亲属进京上访,洛宁县陈武乡政府列出了内部控制的所谓的维稳人员名单,韦耀武的父亲韦汉卿及许多被陷害的村民均被列入名单之中。2017年9月20日,韦耀武小姨何慧玲女士在接受媒体电话采访时向记者提交了这份名单,在电话里,她告诉记者说:“这个是我这两天在乡政府里面看到的,希望你们能够关注我家的案子,我们太冤了,这段时间我们一家是洛宁县公、检、法三家及政府的重点维稳对象。现在我们是哪儿也去不了了。”

自古以来,得民心者得天下,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千古不变的永恒真理,谁伤害老百姓就等于伤害党在群众中的威信与形象,这个道理相信大家也都应该懂的。

在我们结束采访准备离开河南洛阳的时候,韦耀武的亲属再一次的向我们表示他们是不会放弃此案件的申诉决心的。并准备最近去北京最高院递交申诉材料。据悉:最高人民法院已通过视频接访的形式与韦耀武亲属对接了。但是,始终没有下文。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们坚信,在韦耀武家人及何慧玲女士的执着坚持与不懈努力下,法律最终会还他们一个公道的!!

同时,我们也希望河南省纪检监察部门能够对韦耀武所投诉申诉的事情予以重视。在关注报道此事件的同时,我们也将会利用我们媒体的资源优势去联合更多的海内外媒体来共同跟踪报道该案件的最终进展与落实情况。

作者:社会观点 链接:http://www.jianshu.com/p/a51cc5520ee2 來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新式书店落户商圈“书+X”备受购物中心青睐
下一篇:村官变巨贪、是制度不严还是背后有伞 ——苍蝇变硕鼠百姓无奈,多年上访无果求媒体 帮助呼吁

发表评论